人民網成都12月20日電 日前,四川省綿陽市公安機關禁毒緝毒部門出擊,輾轉國內多地開展縝密偵查,打掉一個加工、販賣“上頭電子香煙”的犯罪團伙,查獲加工窩點一個,抓獲犯罪嫌疑人20名,繳獲合成素500余克,涉案電子煙杆200余支,徹底鏟除了涉及四川、河南、湖北、上海、浙江、廣東、新疆等國內多地的販毒網絡。

今年7月初,四川省梓潼縣公安局禁毒緝毒大隊民警在調查一起涉毒線索過程中接到群眾舉報:有人在綿陽城區販賣含有合成素的電子煙。民警了解到,販賣和吸食人員都叫這種含毒的電子煙為“上頭電子煙”。

通過線索核實民警發現,家住三台縣蘆溪鎮的青年男子彭某、戴某某為牟取利益,從成都購買“上頭電子煙”賣給一些年輕人吸食,從中賺取差價。綿陽、成都等地極有可能隱藏著一個販賣合成素,秘密加工含毒電子煙的犯罪團伙。

綿陽市公安局禁毒緝毒支隊得到案情報告后,組織梓潼縣、三台縣、平武縣公安機關緝毒民警成立聯合專案組,對彭某、戴某某涉嫌犯罪行為進行立案偵查。

為了獲取直接証據,緝毒民警進行了化裝偵查,假扮購買毒品,很快聯系到了彭某,並取得了對方的信任,順利從他的手中購得“上頭電子煙”。

民警買來的電子煙與普通電子煙從外表看沒有什麼區別,但經過專業機構檢驗鑒定,“上頭電子煙”的煙油裡含有合成素成分,人在吸食之后會產生一種類似吸食的感覺,不僅對身體危害大,還會在不知不覺中染上毒癮。

專案組民警偵查發現,同為23歲的男子彭某、戴某某手上的“上頭電子煙”均是從成都一名馮姓男子處購得的。警方立即順線出擊,到成都市對兩人的上家馮某展開偵查:馮某31歲,四川遂寧市人,常年在成都市,此人最近伙同社會人員胡某、李某、韓某等人出資,在江蘇省男子夏某處購買合成素,加工制作成為含毒煙油后,將其注入電子煙杆內,便成為了“上頭電子煙”,然后分銷給彭某、戴某某等人販賣。

隨著專案偵查工作的深入開展,販賣、吸食團伙逐漸浮出了水面:夏某為團伙上家,馮某等人為加工“上頭電子煙”的“批發商”,彭某、戴某某等人為“分銷商”,最底層的吸食者則分布較廣,整個生產、運輸、販賣、吸食鏈條十分完整,涉及四川、河南、湖北、浙江、廣東、新疆等國內多地。

專案民警又先后輾轉河南、湖北等省市進行全面摸排,循線延伸查明了犯罪團伙成員結構、作案方式,以及活動特點。8月初,專案組制定了詳細的抓捕方案,確保實現全鏈條打擊收網,消除社會危害。

8月10日至16日,參戰民警分別在四川、湖北、河南等多地展開行動,將產銷網絡上家夏某,以及馮某、胡某、李某、韓某、彭某、戴某某等主要犯罪嫌疑人抓獲歸案,繳獲合成素500余克,涉案電子煙杆200余支。

經審訊,夏某、馮某等人如實交代了犯罪事實。今年7月初,馮某伙同李某、韓某某等人在夏某處購買合成素等原料,並在成都市馮某暫住房內加工成為含合成素的煙油,將制作好的“上頭電子煙”賣給彭某、戴某某,在成都、綿陽等地進行分銷,同時還通過物流寄遞等方式販運至全國多地。

2021年8月至11月,專案組又根據線索先后抓獲多名漏網的涉案人員。11月2日,隨著犯罪嫌疑人周某某被抓獲歸案,該案20名團伙成員全部落入法網。目前,案件已移送檢察機關審查起訴。

據綿陽市梓潼縣公安局禁毒緝毒大隊大隊長安鄧吉介紹,含有合成素成分的“上頭電子煙”,雖外表與普通電子煙一樣,但實則是一種。合成素類物質為人工合成的化學物質,相較於而言,獲取成本更低,但能產生更為強烈的興奮、致幻等效果,其對身體的傷害也遠遠大於植物毒品。吸食合成素類物質后,會出現頭暈、嘔吐、精神恍惚、致幻等反應,過量吸食會出現休克、窒息甚至猝死等情況。

民警在對犯罪嫌疑人進行審訊時對方交代,他們在銷售“上頭電子煙”時往往會聲稱,這種電子煙比普通電子煙更具快感,既不上癮也不犯法,年輕人很容易受到蠱惑,邁出涉毒的危險一步。

據安鄧吉介紹,今年5月11日,國家禁毒委員會辦公室召開新聞發布會,公安部、國家衛生健康委員會和國家藥品監督管理局聯合發布《關於將合成素類物質和氟胺酮等18種物質列入非藥用業品和精神藥品管制品種增補目錄的公告》,決定正式整類列管合成素類新精神活性物質,並新增列管氟胺酮等18種新精神活性物質,自7月1日起施行。所以,銷售含有合成素的“上頭電子煙”屬於販賣毒品行為,吸食“上頭電子煙”則屬於吸毒行為。(王洪江、岳波、劉舒)

人民日報社概況關於人民網報社招聘招聘英才廣告服務合作加盟供稿服務數據服務網站聲明網站律師信息保護聯系我們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