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经常会感性地因为一个人爱上一部电影,而阿尔·帕西诺(Al Pacino,1940至今)正是这样的魅力代言人。无论是悲剧性的黑道枭雄、十恶不赦的疤面煞星、泯灭人性的魔王撒旦、执着粗暴的精明警探,抑或独断专行、狂放暴戾、孤僻怪诞、愤世嫉俗……他凌厉的眼神、情绪化的肢体语言、戏剧性的独白和爆发力十足的表演,总能让陷入情境中的观众无法自拔。半个世纪以来,这个亦正亦邪、不怒自威的表演艺术家,逐渐成为被好莱坞顶礼膜拜的戏神。

“人们总拿我和别人做比较,我倾听但从未认真对待。只有帕西诺,我个人认为他绝对是我们这代人中最优雅的演员。”罗伯特·德尼罗如是评价帕西诺。

1971年才谱写处女作的帕西诺,次年就凭《教父》赢得奥斯卡最佳男配角提名,迎来演艺生涯中最辉煌的七十年代。成名后的他却一直坚持“不当明星,只做演员”的理念,选角时也只看剧本质量从不考虑商业元素。

所以,除了《教父Ⅱ》,在阿尔帕西诺的电影名单里我们看到的大多是类似《冲突》和《热天午后》等,由真实事件改编,反映现实的作品。也正是这些独到的角色,让刚入影坛的帕西诺连续三年获得奥斯卡最佳男主角提名。

有人说,帕西诺的成功,缘于科波拉和希德尼·吕迈特这样的导演提携,但想想年轻时青涩的他,能与马龙·白兰度、约翰·凯泽尔等顶尖演员群体飙出火花,便不得不佩服他这种遇强则强的潜质。

迈克尔·曼说,“帕西诺是不露痕迹的表演天才。”但为他生了一对双胞胎的贝弗莉·狄安姬洛并不这样认为,“他每天照镜子的时间不会比我少,而每次都是在琢磨怎么用四十种不同的方式表演一个情境。”就这样,天赋与执着同行的帕西诺,演技日趋炉火纯青。

进入九十年代,因为《闻香识女人》这部电影现实中的艺术价值,他终于在第八度提名之际登顶,揽得人生中第一个小金人。此时,阿尔帕西诺的名字和影响力也远远超出“影帝”的内涵。在接下来好莱坞典型的“老少配”中,远离七十年代黄金岁月的他,一枝独秀地成为提携新人的导师。《情枭的黎明》中的西恩·潘;《忠奸人》里的约翰尼·德普;《碟海计中计》里的柯林·法莱尔,都眼巴巴地感叹着他的戏剧式表演,无人能与他真正抗衡。就连乔治·克鲁尼在《十三罗汉》中碰到帕西诺,还禁不住颤抖,“见到您的心情,仿如您当年见到了白兰度!”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