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出身卑微,却翻身上青云,她的私生活被后人诟病,她的时尚帝国却受万人敬仰。今天的女孩儿把一只带有她名字的口红和包包,当作给自己的奖励,她就是加布里埃·香奈儿。

6岁母亲离世,父亲把她丢在孤儿院独自成长,她孤独却坚毅,学得一手裁缝技巧,让她在成年后,可以在裁缝铺中维持生计,生活艰辛困苦,却无法让她安于现状,改变人生向上爬,她比任何人的欲望都强,跑到繁华街区的咖啡馆唱歌,一首名为《ui qua vu coco?》响彻时尚之都,从此Coco成了她终其一生的姓名。

作为咖啡厅最炙手可热的交际花,她美丽又脆弱,贫穷又高贵,无数男人为她驻足,虚荣浮华唾手可得,可那都不是她的梦想。男人或许只是她实现梦想的梯子,花花公子巴勒松带他去花展、酒会,带她逃离满是油烟味儿的生活,不满足舒舒服服被包养,她堕落又清醒,趁富二代对自己还有兴趣,她提要求:我要工作,开一间帽子店。巴勒松的不屑,Coco看在眼里,被梦想斩断情丝她做得到。

随即便遇到了人生中最重要的男人,在前任那里无法实现的梦想,卡伯给了精神和物质的双重支持,香奈尔的女帽店如愿开启。她低价买回一批滞销的帽子,把啰嗦的饰物拆掉,用轻盈灵动的丝带点缀帽檐,她创新带法,帽沿低低压在眼角,神秘冷艳,韵味十足,原本滞销的帽子,马上成为巴黎女人趋之若鹜的时尚单品。

坎朋街21号香奈尔的帽店,很快成了名媛最流行的据点。彼时的巴黎,女人们穿五花大绑的厚重礼裙,束胸马甲配成排纽扣,不仅行动不便,过度的束腰更让她们喘不过气。香奈儿也深受其害。

一次偶然,她抓起卡伯的毛衣,从正面剪开领口,绑上蝴蝶结,直接穿了出去,想不到一炮而红,上流名媛纷纷打探购买,她赚得人生第一桶金。第一件事儿,她归还了卡伯垫付的启动资金,第二件事,她开了一家属于自己的服装店。

这不是一个男人征服世界,女人征服男人的故事。当一个女人想通过自己的双手改变世界,爱慕她的男人都不忍在她身边驻足。在时尚界大杀四方的那些年,她和卡伯的感情也持续升温,可当卡伯提出结婚,她不为所动,理由是要拼事业,被拒绝的卡伯只丢下一句:你自尊心太强会吃苦。

想不到一语成戳,铺垫了香奈儿的后半生,对卡伯的感情已经远超于爱,他是她事业的贵人,夹杂着野心与成全,依赖与感恩,他们已经彼此陪伴十年,迫于家族压力,卡伯还是娶了同样家室了贵族女孩。

这一次,香奈儿却没有离开,没想到一场意外提前终结了这场三角恋,车祸夺走了卡伯的生命,也摧毁了香奈儿对爱情最后的想象。因为情妇的身份,她被剥夺参加葬礼,悼念卡伯的资格,骄傲如她唯一一次当众痛哭,为了纪念卡伯,她让黑色成为日常穿衣经典配色。久负盛名的小黑裙也只为纪念他而生。

卡伯留给她4万英镑遗产,她后来用这笔钱请人研制了著名的5号香水,半个世纪依然畅销于世,这也许是她能想到最浪漫的纪念方式。此后,虽然恋人不断,或许不再关于爱情,财富自由的妙龄富婆,她完全成为恋爱中的甲方,在那个男权当道的时代,她把男人当做自己时尚帝国的灵感缪斯。

每谈一场恋爱,必出血洗时尚圈的新品,经典系列的粗花呢外套,就是她与公爵恋爱期间灵光乍现的产物,她资助穷诗人男友出版诗集,多年后,这位旧爱成了她打工人,为她撰写文案,她没有在接受任何人的求婚,铁了心想孤独终老。可接下来等待她的却是卡伯成真的预言。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