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元6世纪中期,柔然人后裔阿瓦尔人受到突厥人的压迫而进入欧洲,定居多瑙河流域。

阿瓦尔人征服周边部落,组成阿瓦尔汗国,并对东罗马帝国与西方的法兰克形成重大威胁。

公元565年,巴彦可汗即位成为了阿瓦尔人的大汗,先后击败日耳曼民族的格皮德与伦巴德人,占领潘诺尼亚平原。

随后,巴彦可汗率领骑兵多次南渡多瑙河进入,先后劫掠默西亚、色雷斯、伯罗奔尼撒巴尔干半岛领土,同时继续向南,一度威胁东罗马首都君士坦丁堡而未能成功。

这几十年间,柔然人自欧亚大陆深处而来,他们沿着匈奴前辈们的足迹,由南俄草原深入多瑙河流域。一百年前曾经在这里叱咤风云的阿提拉后裔们早已星散,留下的只是众多互不统属的日耳曼人、斯拉夫人部落。

巴彦可汗即位后,如日方升的阿瓦尔人迫切需要一块根据地,而在他们的前方,格皮德、伦巴德两支日耳曼部落正占据着肥沃的潘诺尼亚平原,而前者恰恰是匈奴帝国的掘墓者。

面对两支貌离神合的敌人,巴彦可汗利用两者之间的矛盾分化打击,协助伦巴德人彻底消灭了格皮德人之后,又将前者撵向北意大利,最终全盘占据了匈奴人的故地,在阿提拉的旧都上建立了自己的牙帐,一个新的游牧帝国重新出现在多瑙河流域。

在建立了自己的核心根据地之后,这位雄心壮志的巴彦可汗便开始以潘诺尼亚平原为中心,联合周边的斯拉夫人、日耳曼人向四方开战。

最早装备马镫的阿瓦尔骑兵实力强悍,先是在西方挫败了法兰克国王西格伯特,保证了侧翼的安全,随后就开始对多瑙河以南的拜占庭开始全面进攻(公元582年),与他们的匈奴前辈如出一辙。

这群强大的游牧者裹挟着包括保加尔人在内的大量部落,越过多瑙河对东罗马帝国进行战略袭扰,具有全套马具的阿瓦尔部队,从默西亚、色雷斯、伯罗奔尼撒一路席卷而下,几乎蹂躏了整个东罗马帝国的核心区域,建立了一个幅员辽阔的阿瓦尔“帝国”。

然而,出来混终归是要还的。这边巴彦可汗杀得虎虎生风,对面的东罗马帝国也不缺乏中兴名将。

从公元594年开始,拜占庭方面的一代名将普里斯卡斯逆风翻盘,率领东方化的拜占庭铁骑一路强推,从默西亚一路攻到多瑙河南岸,甚至渡过多瑙河,直接追击到了阿瓦尔人的老巢——匈牙利草原。

在公元601年的决战中,战绩璀璨的巴彦可汗彻底战败,不仅战死了四个儿子,自己也于不久之后归西,阿瓦尔势力一度沉寂。

不过,江山代有才人出,巴彦可汗的离去并不代表战争的结束,阿瓦尔人对君士坦丁堡的野望并未熄灭。公元617年,沉寂了许久的柔然新可汗突然向君士坦丁堡发动突袭,尽管没有取得胜利,却也探得了东罗马的虚实。

与此同时,已经占据土耳其海峡东岸的波斯王库思老二世也向阿瓦尔人抛出了橄榄枝,一场针对君士坦丁堡的海陆大合围逐渐成型。

公元626年,阿瓦尔人率领巴尔干诸部落近八万人直抵君士坦丁堡城下,并向有一万两千人防守的首都发动总攻。

幸运的是,君士坦丁堡高12米厚5米的城墙无比坚强,守城士兵更是依靠塔楼与罗马弩机进行全力防守,城中军民则在东正教牧首的祷告下士气高昂。

另一方面,海峡一边的波斯人陆军却只能隔着海岸干瞪眼,他们临时抽调的海军不能把军队运到对岸,甚至都无法阻挡黑海开来的拜占庭粮船队。

于是,吃饱了饭的拜占庭人越战越勇,而阿瓦尔人因为粮草不济而被迫撤退,波斯人同样撤军而去,君士坦丁堡免于沦陷,而损失惨重的阿瓦尔人逐渐走向了没落。

阿瓦尔人对君士坦丁堡的进攻展现了其强大的军事实力,对当时的东罗马帝国造成了重大威胁,并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成为了东欧的军事霸主与支配者。

在阿瓦尔汗国时期,斯拉夫人大量进入巴尔干半岛,西欧法兰克与伦巴德人都受到了阿瓦尔人的历史影响,拜占庭则在阿瓦尔人进攻失败后得以喘息延续。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