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月16日早上9点30分,江歌母亲江秋莲诉刘暖曦(曾用名:刘鑫)生命权纠纷案将在山东省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开庭。

1月24日,上诉期限的最后一天,刘鑫的代理律师胡贵云以邮寄的方式,向山东省青岛市城阳区法院递交了上诉状。2月13日,刘鑫代理律师胡贵云表示:本次庭审,刘鑫将出庭。

对此,江歌妈妈江秋莲表示:上诉是刘鑫的法律权利,我会依法应诉。江歌母亲微博发文:因身体原因,我本人今天不出庭参加庭审,由黄乐平律师、李婧律师全权代理,我放心又安心!

16日8时许,当事人刘暖曦已从法院侧门进入法庭。法庭外,江秋莲、刘暖曦双方的部分支持者到场。

对于江秋莲说自己身体不舒服,我很理解,任何一个母亲都没有办法做到可以心平气和地见到女儿因保护她而丧命,而那个白眼狼不但不感恩还各种脏水泼向恩人和恩人妈妈的人!

江秋莲是个坚强的女人,自从独生女儿江歌出事以后,肉眼可见她迅速衰老,头发花白脸上的皱纹更多更深了,每次出现都让人心疼。

她本是一个普通的农村妇女,女儿出生一岁半因为丈夫重男轻女离婚后和女儿相依为命,为了养活自己和女儿,她干过裁缝、开过出租车,后来因为娘家拆迁分了两套房子日子渐渐安稳。

江歌学习很好,她喜欢漫画,想去日本学习漫画,江秋莲为了支持女儿的梦想,毫不犹豫地卖掉了一套房子凑了学费让江歌出国学习。

远在异国他乡的江歌,遇到了同是山东人的刘鑫,两个女孩迅速地发展了友情,成了无话不说的好闺蜜。

刘鑫想和交往的男友陈世峰分手,她搬出了同居的公寓以后,江歌收留了她,没想到好心却引狼入室。

刘鑫住进江歌的公寓以后,遭到了陈世峰多次的威胁恐吓,江歌也多次提前报警,但是因为江歌租住的公寓当时的合同写着只能住一个人,刘鑫怕因为报警把自己赶出去而阻止。

在2016年11月3日晚,陈世峰再次找到了刘鑫打工的便利店,而刘鑫却用店长是自己男朋友激怒了他,随后陈世峰表示要她的命。

刘鑫不敢一个人回到江歌的住处,于是打电话让江歌去地铁站接她一起回家,但是却没有告诉江歌自己激怒陈世峰的事情和可能出现的危险。

在快到江歌家的时候,提前躲在江歌公寓楼梯处的陈世峰出现,刘鑫预感到危险的来临,她先一步进到江歌家,江歌一脚踏进房门却被她推出了门外,随手反锁了房门,只留下穷凶极恶的带着刀的陈世峰和手无寸铁的江歌。

江歌被陈世峰用刀捅了十几下,而此时仅有一门之隔的刘鑫一直没有打开那扇江歌可以逃命的房门,那本来是江歌的家啊,可是近在咫尺,却无法进到自己的家门。

刘鑫在事情发生时不是第一时间报警,而是打电话给自己便利店的店长询问自己锁门是不是犯法。耽误了第一时间报警和打急救电话救治江歌的宝贵时间。

在出事以后警察的笔录中她大多以“不知道、不清楚”搪塞,耽误了第一时间抓捕陈世峰的宝贵时间,要不是警察以陈世峰曾经买过刀具的收据逮捕他,恐怕凶手到现在还逍遥法外。

而江歌妈妈江秋莲千里迢迢赶往日本处理女儿后事的时候,见到女儿无法闭合的双眼和全身的刀伤及血迹当场晕倒。

举目无亲的她给刘鑫发过很多次微信求见面,刘鑫都没有出现,甚至江歌火化的时候,江秋莲希望刘鑫来送她最后一程,她都没有出现。

在回国以后,刘鑫母亲更是以“江歌命短了”的话来伤害江秋莲,刘鑫一家拉黑了江秋莲,甚至举家搬迁。

江歌的案子还没有判决,而刘鑫作为证人出庭,是对这个案子的判决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迫于无奈,江秋莲在网上公开喊话刘鑫。

在江歌出事的第297天,刘鑫终于答应在记者的陪同下见了江歌妈妈一面,也是最后一面。

见面那天,刘鑫烫着新发型,戴着可以遮挡面部的鸭舌帽,穿了一条大红色的裤子。

这条大红色的裤子,说实话不要说在一个刚刚失去女儿的母亲眼里,就是在任何一个中国人的眼里,都显得很刺眼。

镜头前的刘鑫很弱小楚楚可怜,她反复强调自己没有锁门,她说自己以后会经常来见江歌妈妈的,但是江秋莲问她多久来一次时,她沉默了。

事实证明,刘鑫再一次说谎了,她之后不但一次都没有再来看望江歌妈妈,反而改个好听的名字叫刘暖曦开始了崭新的生活。

她叫“刘暖曦”,但是她接下来做的事一点也不“温暖”,在清明节会喊话江歌妈妈“带血的馄饨好吃吗”,在春节万家团圆的时候会祝福江秋莲“合家团圆”并“恭喜发财”来刺激一个失独母亲的心。

还用小号画漫画来侮辱江歌是同性恋,给江秋莲寄“鸽子肉”,并附上漫画“我女儿的鸽子肉我自己吃,带血也不给别人剩”…….

“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善有善报,恶有恶报”这些都是广大人们心中最朴素的价值观,网友们之所以这么关心这起案件,也是在维护内心的正义与中华传统道德观,一审的判决早就给了大众一个孰是孰非最好的答案。

江歌在刘鑫遇到前男友不停骚扰威胁的情况下,主动地尽自己最大努力去给了刘鑫帮助,为刘鑫提供了保护。并且最终用自己的生命换来了刘鑫的安全。

而刘鑫作为整件事情的始作俑者,在江歌死后,不仅没有悔意,反而在网上造谣诋毁。就此一条,我认为此事就没有什么好争执的,一审法院已经说得很清楚了。

江秋莲起诉刘鑫的起诉书她拒收,一审没有出庭,而二审出庭,恰好说明一个道理,江秋莲说得对:一个杀人犯,只能当他同样付出生命的代价的时候才知道后悔,陈世峰在日本只判了20年,而刘鑫如果不是一审判决她赔偿69万元,不动了她的切身利益,这次她也不会出庭为自己辩解的。

那些为刘鑫而辩解的网友们,希望你们清醒点吧!支持刘鑫的人们,以及收了钱帮她洗地的画皮们,希望你们以后身边也会出现她这样的朋友,在你因为她遇到危险时,她不但不开门甚至事后给你来一句,是你命短。让你的亲人也如江母一样陷入无止境的奔波中。清明节假惺惺地发句悼念江歌的话,却把侮辱江母的话点上来误导别人。

本文话题:江歌妈妈江秋莲表示诉刘鑫案的全部赔偿款都用于捐助扮演女童,自己会继续网络卖货赚取生活费和将来陈世峰回国在国内起诉费用。欢迎留言说说你支持江秋莲还是刘鑫?

我是木子默,多平台百万爆文作者,我有一支笔,只写人情冷暖,如果你也有故事,欢迎留言或私信讲给我听,我在这儿等着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