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12日,李庄微博发文称,某高级人民法院G副院长:一个本应无罪的人二审求您主持公平和正义,可您安排女友收受人家100万后,仅将一审的15年减为12年半,如此代价和结果,良心何安?您不能既不讲法律也不懂规矩吧!望看到此微博后尽快自首,别忘了,先把款退了再去。微博还附有银行对账单。

有一篇文章《张新年律师:不把他送进监狱,不让他的罪恶付出代价,我从此不会再接一个案子……》说“看到李庄的隔空喊话,让我胆战心惊,也让我深感欣慰,这个时候,还有如此胆量的人,真的不多了。”,称“他们的行为,让我感受到了很久没有感受到过律师的热血”。

这些律师非蠢即坏也就罢了,关键是迷惑了许多不明真相者,也为李庄叫好,说“为这样的律师点赞赞赞赞,如果律师都这样,我们的法制进程会加快进步。”。

既然李庄微博喊话迷惑了这么多人,我就好好说道。在点评这次微博之前,先回顾一下原来一些大律师是的辩护套路。

众所周知,2009年李庄案爆发后,,包括官方媒体中央电视台、《中国青年报》在内的中国大大小小的新闻媒体大篇幅报道李庄一案。

大家关注的一个焦点就是李庄的律师费是150万元,李庄案也成为对律师高额代理费的不同观点交锋的典型案例。

还引发北京整风,2010年5月14日,北京市发改委、北京市司法局规定北京律师刑辩收费3万封顶。

2009年物价还没有像脱缰的野马那么狂飙,商品房价每平方米,魔都上海刚刚过万,帝都北京一万三,深圳最贵,也只有一万四。而到了2021年,三市市中心每平方米都过了15万元。

李庄案爆发,有媒体就报道有的律师办案多么牛,说律师大剌剌坐到省委书记办公室,要求省委书记打电话搞定。

至于两腿伸到省委书记办公桌上,要省委书记马上打电话,很多律师梦都不敢怎么做。

当然,媒体报道没有说具体哪个律师,甚至没有点明具体律所的名字,也没有说明要求哪些省委书记打电话。

那么,第二被告辩护律师从来没有听说过的第一被告辩护律师李庄是怎么办案的呢?

廊坊市广阳区检察院以涉嫌职务侵占罪起诉王向宁,那就看看李庄作为王向宁的辩护律师怎么辩护的吧?

没有听说过李庄这个人,不影响李庄成为第一被告辩护律师,更不影响收取如此之高的律师费

当然,在现在反腐高压态势下,所有律师都得收敛,再也没有胆量动不动要省委书记打电话。

法庭上辩护,再也见不到开口就是省领导,闭口就是,这些害死检察官和法官的雷人雷语了。

无利不起早,李庄这次微博喊话的案子很可能与李庄有很大关系,否则不会微博喊话。

既然正常渠道不敢发声,特别是不敢面对主审法官,而是拿出一百万走非正常渠道,所谓“本应无罪”令人可疑,恐怕是罪证如山。

一百万一甩出来,就可以直接甩到省高院副院长面前,虽然没有当年在省委书记办公室翘二郎腿,要省委书记当即打电话那么威武,依然牛逼不减。

须知,不是什么律师都有资格行贿法官,特别是官,详见《法庭变市场,司法权威何在?》(点击即可阅读)、《64名律师行贿3法官,要追责还是同情,两派律师干起来了!》(点击即可阅读)。

普通律师见一个书记员都难,想见院长,比登天还难。能够直接联系省高院副院长,多少律师羡慕不已。

没有达到一百万换取15年有期徒刑的如期目标,认为“如此代价和结果”,得不偿失!

于是乎,就出来李庄的隔空喊话,要求“先把款退了”,否则的话,“望看到此微博后尽快自首”,

网络上公开喊话,无非就是把钱要回来。李庄微博说“您不能既不讲法律也不懂规矩吧!”,其实,

《64名律师行贿3法官,要追责还是同情,两派律师干起来了!》(点击即可阅读)说,围绕行贿律师的罪与罚,以吴法天为首的追打派和以周泽为首的同情派展开了网上激战。

等到吴法天可以讲话了,已换了人间。出自最高院的黄应生律师提出有关法官受贿、律师行贿的判决书不上网的建议得到了落实。

也得到了官方的默认,民间的认同。也难怪《中国新闻周刊》文章,标题就是《济南中院三法官受贿案:律师送钱“不是行贿”?》。

《刑法》第三百九十条:因行贿谋取不正当利益,情节特别严重的,或者使国家利益遭受特别重大损失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

要是真的依法办事,律师行贿法官即入刑,行贿一百万元即判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并处罚金,还有李庄微博喊话吗?当然,李庄微博喊话后,更加没有那么多律师好评如潮。

也不会赞美:“为这样的律师点赞赞赞赞,如果律师都这样,我们的法制进程会加快进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