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一个罪犯来到庭审现场,最常见的情形就是在绝对威严的徽章之下开始忏悔自己的罪行,在法官不容忽视的威严面前掩面哭泣;有些心理素质强大一点的人可能在法庭上镇定自若,而像李广全、成瑞龙这些对生命失去敬畏心的人,在庭审时还会露出让人心悸的微笑。

不过不管是哭泣也好,沉默、微笑也罢,嫌疑人到了那一步的时候,展露出来的还是一种与身份相符的姿态,至少对法官和法律也是表现出了尊重的。而四川广安的王帮用(化名),却以其桀骜不驯的姿态让很多人对他印象深刻。

王帮用何许人也?走进法庭时他是一个犯罪嫌疑人,而在此之前,他是四川岳池县一个小村庄里面的“半仙”。

我们崇尚科学,讲究科技,传承儒家文化,不过对于各大家的思想精华也依旧采取接纳和融合的态度,天象、风水、占卜卦虽然听来已经是古人的智慧以及生活方式,但是在现在还是有很多地方的人对这些文化非常敬仰,所以生活中多多少少也会有要请“半仙”的时候。

婚丧嫁娶都讲究一个“黄道吉日”,迎娶新娘起驾落轿都要挑选一个良辰,墓地需要看风水,建房子需要选正梁,在城市中,很多酒店或者大楼的大厅也会讲究“山水并存”,广招来宾,王帮用就是在村子里琢磨这些门道的人。

他出生于1973年,家里还有一个哥哥,兄弟两人的性格很不一样,哥哥比较内敛,王帮用则喜欢咋咋呼呼。早年间王帮用也南下打工,在一个皮鞋厂子里面做工。鞋厂的气味非常难闻,对胃部的刺激特别大,他在厂里面干了一阵子就跑了。

不能够吃苦的性格决定了他的人生轨迹,他希望用一些不费力气的方式维生。村子里面一般就是封建和迷信文化比较猖獗的地方,不可否认在这些封建和迷信中间确实有精华存在,但是大部分内容都是空洞的形式。老人们常常在村头村尾聊天,说各人各命,王帮用对这些话深信不疑。

渐渐地,他开始研究风水和命运,买了好几本看命理的书,天天琢磨自己的手相和命运。这时候村子里已经有一名年纪不小的“半仙”,人称蒋瘸子,在有求于他的时候,人们称其为“蒋半仙”,他的真名为蒋某文。

蒋某文在村子里面是比较有名气的,虽然他算得准不准没人知道,但是村里就他一个人会那些门道,平时振振有词的念得也挺像那么回事,偶尔帮别人卜卦,谁家小孩闹肚子吃药管不住也会喊他化碗水,说到底这些东西其实就是给一个心理安慰,但是偶尔遇上那么一回刚好小孩好了,他的名声也就打响了。

一年到头找他帮忙的人不少,他拄着一根拐杖,进口袋的钱却并不少。同是动嘴皮子功夫,凭什么蒋瘸子就能赚钱,自己就只会被别人认为是不务正业疯疯癫癫?王帮用已经暗暗将蒋某文当成了自己的对手。

邻居家建新房,在蒋某文的一阵指导之下将一根大木梁放好了朝向,这木头正对着王帮用的大门,这把王帮用金额气坏了,因为门开西门属金,蒋某文却故意让别人用木头堵住他的金,这不是故意要针对他吗?于是这木头变成了王帮用接在心间的梁子,他对蒋瘸子的恨意骤增。

年年不顺,年年没有余钱,王帮用忍不住帮自己看了一下命理,发现自己是“水命”,而且是那“涧下水”,至阴,而蒋瘸子是“火命”,而且是那“天上火”,至阳,天生就是克他这“涧下水”的,他迟早会被蒋某文“克”死,王帮用感觉自己找到了命理不顺的原因,决定要“逆天改命”。

2018年底连下几天大雨,王帮用认为这是老天在暗示他“灭火”,于是他在夜里摸黑进了蒋某文的家,精心选择了一根木棍对蒋某文的头部进行敲打,后来又捡起了一把锄头,又用草木灰伴着水浇子蒋某文头上,“天火命”已经不在,王帮用以为自己会迎来灿烂的人生,结果直接被警方带走。

根据《刑法》第二百三十二条规定:故意杀人,处死刑、无期徒刑或者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情节较轻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他的行为已经构成犯罪,所以警方对其提起了公诉。

然而到了法庭上,王帮用根本就不听法官的话,法官说一句他反驳一句,甚至说出“你有本事打我啊”这样的话,一直辱骂审判长,下巴始终高高地扬起。

他的犯罪动机明显,仅凭迷信观念就做出这种事情,随意残害无辜的生命,荒唐而又极具社会危害性,所以2019年9月29日法院在审理之后判处他死刑。一听到这个判决,咋咋呼呼的王帮用不说话了,那一刻,他是觉得自己算对了还是算错了呢?

大部分犯罪嫌疑人的犯罪心理都是在长年累月中慢慢成长起来的,很多出身底层的人一开始并没有犯罪的想法,只是因为受到了人情冷暖的折磨,在日复一日的痛苦和冷遇中失去了对自我的坚守,走上不法的道路,这种罪犯最后往往会很后悔自己的行为,但是像王帮用这样仅仅因为自己算的命而犯罪的人少之又少,被捕后还不知道认错的他更是让人印象尤为深刻。回看一生,不知他是否也会有一瞬间觉得不真实,觉得后悔。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