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4月7日傍晚,美国,马萨诸塞州首府波士顿,Medford剑桥地区法院外。

一辆白色的SUV突然像是失去控制一般,在车内驾驶人的操纵下,像是一匹失控的野马发疯似地冲向一名20岁出头的亚洲面孔的年轻男子。

当时,这名年轻男子正好站在白色SUV与一辆黑色轿车的中间,SUV车的撞击将他狠狠撞向那辆黑色轿车,将他夹在两车之间。

伴随着车辆的撞击声,男子因剧痛发出的惨叫声也此起彼伏,而当法院内外的人都被撞击声、惨叫声吸引过来时,接下来发生的一切更是让他们惊恐不已。

车内的驾驶人看到年轻男子被自己撞向另外一辆车,又看到年轻男子痛苦的模样,他没有善罢甘休,接着他更是做了一件让在场所有人都始料未及,惊恐不已的事情。

撞向男子不久,SUV车驾驶人将车子往后倒,没有了SUV车的夹击,被撞男子瞬间躺倒在了地上,因为此前强烈的撞击,此时躺在地上的男子已经奄奄一息。

看着眼神透露着求饶之色的被撞男子,SUV车驾驶人没有任何的怜悯,面露厌恶之色。

随后,他很是平静地掏出手枪,没有一丝犹豫,对着被撞男子的头颅就连开数枪,显然SUV车驾驶人就没想过让被撞男子活命,从一开始他就打算让被撞男子死。

一连开了五六枪后,看到被撞男子再也没有动弹,SUV车驾驶人才停止了射击。

散落在尸体旁边的数十颗空弹壳,还带着从手枪射出后的温度,仿佛在诉说着惨剧已然发生,追悔已是莫及。

做完这些让人很是惊恐的事情后,SUV车驾驶人主动将手枪扔在地上,没有任何其他的举动,没有伤害其他人,更没有逃,只是静静地等待着从远处赶来的警察。

当警察来到他身边时,他没有任何反抗,趴在地上任由警察将他双手铐上手铐,控制起来,然后押上警车。此时,从他的脸上,看不到一点恐惧,有的只有解脱。

事后,警方调查得知,SUV车驾驶人叫薛成海,哈佛华裔博士后;被撞的男子叫王聪,东北大学中国籍学生。两人是舅甥关系,被撞男子是SUV车驾驶人的外甥。

两人来法院,是为了一场有关他们两人之间纠纷的听证会,当时薛成海要求法院续签对王聪的限制令,限制他靠近自己和家人,但是法院没有同意他的请求,延长对王聪的限制令。

薛成海为什么会在法院外用车冲撞王聪,最后还愤激枪杀王聪,且还是朝着头颅连开数枪?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让舅甥反目成仇,甚至最后让舅舅要开枪打死外甥这么严重?

1978年,薛成海出生在一个贫苦的农民家庭,父母都是勤劳朴实的农民,每天过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生活,辛勤耕作,靠着几亩田地养活着一大家子,日子过得很是艰苦。

自记事起,薛成海放学或是放假就会跟着父母下地干活,用自己稚嫩的身躯替父母分担起养家的重任。因为从小过着贫苦的生活,薛成海比任何人都渴望读书,他明白穷人的孩子要想有出息,只有靠读书,只有知识才能改变自身和自家的命运。

因为薛成海比谁都知道知识的重要性,所以他比任何人都要格外珍惜读书的机会。

从进入小学开始,他就很是自律,上课时,同学在开小差,他全心贯注在学习;课间休息时,同学在嬉笑打闹,他仍在认真学习,即使是放学回家,或是帮父母在地里干活,他也总是会利用一切时间,去学习。

上天永远不会亏待勤奋的人,天才如果不努力总有一天会被赶下神台,但勤奋的人即使不是天才也总有一天会登上神台。学习刻苦且勤奋的薛成海,从小到大的学习成绩都特别好,从小学到高中都是年级的尖子生,名列前茅。

1996年,薛成海在全国百万高考生中脱颖而出,以极其优异的高考成绩被西北工业大学自动化专业录取。

这个时候,一般人都会选择在大学放松下自己,对学业不再似高中那样紧张,那样全身心投入学习当中,但是薛成海不一样,虽然他已经考上了大学,日后成就已不可限量,却仍不满足于此,他仍然想尽办法,利用一切时间来充实自己,为自己今后的事业添砖加瓦。

本科毕业后,薛成海没有跟其他同学一样,选择拿着这本高质量的本科文凭去大公司就业,拿着高薪过着无比舒心的日子,而是选择继续深造,开始攻读研究生。

攻读研究生,对别人来说可能是一件比较困难的事情,可对一向爱学习的薛成海来说这根本不是啥难事,只是数月的挑灯夜读,他便成功被西北工业大学自动化专业录取为研究生。

这时,正当大家觉得此时的薛成海总该停下脚步,用本科加硕士的7年寒窗苦读换来薪资无比丰厚的工作,过着比中国绝大多数人要好上百倍的生活。然而,薛成海却做出了一个让很多人始料未及的决定,他没有停下学习的脚步,勇攀高峰,朝着更高的学位冲去。

2003年,薛成海又以极其优异的成绩被中国科学院自动化研究所录取,攻读生物信息学博士学位。之后,又仅仅只是用了3年的时间顺利毕业,获博士学位。

当时的博士生普遍要读4年才能毕业,薛成海却用了比别人少一年的时间,可见其优秀,即使是放在同为天之骄子的博士生群体里,他也是最出类拔萃的那个。

此时,两人很是恩爱,妻子支持着他的学习,悉心照顾着他的日常起居,他也时常抽出时间陪伴妻子,生活十分美满幸福。

然而,谁也不会想到,就是这么一对在外人看来很是幸福的夫妇,会在二十余年后以女方出轨离婚收场,并成为舅甥反目,舅入狱甥被杀这起人伦惨剧的罪魁祸首。

学业爱情双丰收的薛成海,没有就此沉迷于幸福的生活中,再次踏上了学习的道路。

2008年,薛成海以极其优秀的表现和优异的成绩被清华大学生物信息学研究部录取,成为中国读书人的天花板——博士后。

同年10月,仍然没有停下学习脚步的薛成海,为学业能再上一层,与妻子和家人商量并征得他们的同意后,薛成海带着妻子坐上飞往美国的飞机,踏上远离祖国万里之遥的美国土地。

能进入冷泉港实验室工作,无一例外都是当世最顶尖的高科技人才,薛成海能在这里工作,可见其优秀。

“癌症”作为当今世界上最难攻克的疾病,难倒了无数顶尖人才,薛成海又是一位对学习近乎痴迷的人,他为什么要放着在中国的优渥条件,远赴万里来到美国这个异国他乡闯荡?

还不是因为当今美国聚集着全球最最顶尖的人才,及最先进的科学,在这里他能学习到更多先进的技术,同更多顶尖人才交流技术。因此,他来实验室自然是要攻克最难的。

为了能尽快研究出成果,薛成海再次拿出了高考、考研究生和博士的那种坚持不懈的“战斗”精神,在随后的几年时间里,他每天的生活就是两点一线,除了回家休息,就是待在实验室里,除了跟身边同事交流研究方面的成果,其他时间很少跟人交流,就是在埋头苦干。

不得不说,天才再加上又是一个勤奋的天才,他所发挥出的能力绝对是常人难以想象的,只要他愿意,就算是再难的问题,总有一天会被他解开。

中国人自古喜欢在获得了重大成绩后“衣锦还乡”,头顶着无数荣耀,骄傲地回到故乡,用自己所获得的成绩向家乡人证明自己已经出人头地,足以光宗耀祖。

薛成海也不例外,2015年,他载誉归来,顶着著名生物学家、美国冷泉港实验室研究员的头衔回到中国创业,创立了万康源(天津)基因科技有限公司。

回到中国创业后,薛成海本想就此定居中国,毕竟只有回到祖国才有家的味道,虽然他获得了美国绿卡,但始终是外人,就好似客人来到主人家一样,始终感到很陌生,很不适应。

然而,由于薛成海妻子的强烈反对,她不想回到中国,想让两个孩子在美国接受教育,薛成海无奈只得放弃回到中国定居的念头。

就这样,薛成海只能在美国和中国两头跑,常常是早上还在中国,晚上却回到了美国。

当然,舟车劳顿是很累,但是生活条件也在舟车劳顿中越过越好,财富越积越多,此时他的生活已是绝大多数人望尘莫及。

上天总是喜欢给生活过得顺风顺水的人一些磨难,给他们的圆满人生造成些许缺憾,甚至是让他们的圆满人生直接终结。

2016年,当薛成海的人生顺风顺水时,一通老家亲人打来的电话却是毁掉了他圆满的人生。

老家的亲人见他现在混得很是风光,就想借他的光,让他帮忙把自己的孩子送往美国镀金:

“你外甥小聪最近要高考了,你看能不能想办法走走关系,把他弄到美国去,拿个美国学校的毕业证回来?”

此时的薛成海没有多想,毕竟自己是舅舅,且以自己在美国的关系,让他去美国大学镀金这也不是什么难事,自己现在出息了,照拂下亲戚也是应该的,在他看来人不能忘本,所以亲戚的请求,他没有拒绝,满口答应。

不久,薛成海动用了自己的人脉,成功替自己的外甥拿到了美国东北大学(位于美国马萨诸塞州州府波士顿的一所著名私立研究型大学)计算机系的Offer。

考虑到王聪在美国除了自己,再也没有其他亲人,加之亲戚的条件也不好很好,送他出国留学已是掏空家底,也没有余钱再给他在美国租公寓住,而且美国的治安也不像中国那么好,所以薛成海好心收留了王聪,让他住在自己在美国的家里。

如果薛成海知道后来发生的事情,恐怕他打死都不会帮自己这个白眼狼的外甥来美国镀金,更不会让他住在自己家里,后来发生的事情,完全可以用四个字来形容,那就是引狼入室。

刚才我们也说了,薛成海在中国有自己的事业,他大部分时间都待在中国,一年到头虽然有很多次回到美国,但还是待在中国的时间比较多。

薛成海把自己的外甥看成是自己的家人,不但安排他来美国,还怕他在外面不安全,特意让他住在自己家里,可是王聪却根本就没有把薛成海看成是舅舅,是家人,为了能获得美国绿卡,永远留在美国,他居然打起了舅妈的主意。

王聪来到美国没多久,就被美国这个花花世界迷惑了心智,他跟他舅舅薛成海可不一样,薛成海来美国不是因为美国这个花花世界,而是因为美国有着全球最先进的科学,并汇集了全球最顶尖的科技人才,而王聪来美国,说白了就是在国内考不上好大学,来美国镀金而已。

为了能永远留在美国这个花花世界玩乐,王聪就诱惑舅妈与自己发生不伦恋情,并蛊惑她跟薛成海离婚,然后再跟他结婚,从而利用她来获得美国永久居留权。

然而,薛成海的妻子与王聪发生不伦恋情,只是因为寂寞,哪有什么爱情,她又岂不知王聪这个毛头小子到底想干嘛,又怎么会放弃这个优渥的生活,和薛成海离婚,去跟他呢?

王聪的小伎俩始终没有得逞,后来薛成海的妻子玩腻了,便想跟他终止这段不伦恋情。

薛成海的妻子眼见王聪越来越疯狂,也开始害怕起来,她明白如果再与王聪纠缠下去,对自己没有任何好处,只会一辈子被其控制。

薛成海知道这件事后,自然十分恼怒,当即把王聪从自己的家赶出去,而对于妻子,他与她的婚姻也不可能再维持下去,毕竟没有哪个男人可以容忍自己的妻子给自己戴绿帽子。

当然,考虑自己的两个孩子还需要妈妈的照顾,突然分居会影响到自己的孩子,所以他没有把妻子赶出家门,选择继续住在一栋房子内。

因为王聪,薛成海原本幸福的婚姻变得支离破碎,完整的一家四口也因为他再也不完整。

但是,即使如此,薛成海也没有把事情做绝,始终考虑他是自己的外甥,所以仅仅只是把他赶出自己的家,并没有让他丢掉东北大学的学籍。

然而,薛成海的善意,王聪不但不领情,反而因为被赶出来变得更加丧心病狂起来。

王聪的丧心病狂,让薛成海一家感到害怕,薛成海毕竟常年在外,家里就只有孤儿寡母,他也害怕王聪真的会对自己的家人干出什么丧心病狂的事情。

为了安全起见,2020年4月,薛成海向Medford剑桥地区法院提交申请,希望对王聪下达限制令,禁止他靠近自己和家人。

Medford剑桥地区法院经过研究后,同意了薛成海的申请,正式对王聪下达限制令,禁止他靠近薛成海一家。

被下达限制令后,害怕被抓进监狱,甚至被赶出美国的王聪变得老实许多,不敢再去明目张胆骚扰薛成海一家,薛成海一家也再次恢复了平静,生活也渐渐再次变得美好起来。

然而,正当薛成海以为自己今后的人生不会再出现这般坎坷的事情时,意外却再次发生。

王聪虽然碍于限制令没有再去明目张胆骚扰薛成海一家,但是内心深处对薛成海一家始终带有怨恨,始终没有放弃骚扰他们。

2022年4月7日,对王聪的限制令到期了,在限制期内,王聪虽然不敢太过明显骚扰薛成海一家,但是经常在他们家附近徘徊,好似又在预谋着什么。

也正因为王聪这两年始终没有放弃骚扰薛成海一家的念头,所以限制令到期后,薛成海再次前往法庭,要求法庭再次对王聪下达限制令。

但是,因为法庭认为这两年没有任何实质的证据证明王聪有再去骚扰他们家,且王聪也以搬家,所以法庭最终驳回了薛成海的申请,拒绝续签限制令,解除了对王聪的限制令。

正是因为这次拒绝,让薛成海彻底失去理智,他害怕王聪会对自己的孩子做出什么事情,甚至要害死自己的孩子,为了保护自己的孩子,最终他心中的佛被魔推翻。

在身边人眼中,薛成海是一个非常善良的人,善良到即使看到他手上有枪也没有一丝恐惧。

当时,亲眼看到薛成海拿枪射杀王聪的薛成海代表律师威廉,他在事后接受警方询问时,这样说道:

“我并不惧怕薛成海手里的枪,因为我知道他从未有过暴力史,他所做的都是一瞬间的情绪化。薛成海非常善良,是一个体贴、充满活力和体面的人,是所有人理想的工作伙伴。”

后来,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威廉也几度替薛成海惋惜,对薛成海这么一个善良的人会做出这样残忍的事情感到不可思议和难以想象:

“薛成海是个温和的人,他从没有过暴力案底,从没收到过针对他的限制令,从没受过任何有关肢体攻击的指控,这样的结果让我很痛心。”

2022年4月8日,Medford剑桥地区法院对薛成海谋杀王聪案举行了第一次听证会。

但是,或许是愤怒过后生起悔恨,又或是在庭上想到两个孩子今后可能再也没有父亲的陪伴,亦或是大仇得报,薛成海在法庭上崩溃大哭。

面对着蜂拥而上的记者和镜头,她未发一语,也没有任何遮掩,面色憔悴,脚步匆匆。

听证会结束后,看着被押出法庭的薛成海,她朝着他挥手,但其中有多少歉意和悔恨,除了当事人知晓,其他人不得而知。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