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美国亚利桑那州钱德勒市的人力资源专家吉纳维芙·圣约翰(Genevieve St. John)开通了自己的博客,并用霓虹绿和粉红相间的苹果作为商标。然而在向美国专利商标局申请注册后不久,圣约翰收到通知,她的请求遭到了苹果的反对。在一份长达246页的商标申请异议文件中,苹果的律师写道,圣约翰的标识“可能会玷污苹果的声誉,苹果努力不将自己与色情内容联系在一起”。

现年41岁的圣约翰感到非常沮丧。由于没有钱聘请律师与苹果对薄公堂,她决定不回应苹果的诉讼,这为法庭做出有利于这家电子巨头的裁定铺平了道路。圣约翰在谈到已经停止的博客项目时说:“我甚至没有从中赚到钱。但这是苹果,我不会和他们争论,因为我没有100万美元。”

圣约翰是近年来被苹果追查的数十名企业家、小企业和公司中的一员,因为他们在商标名称申请中提及了“苹果”这个词,或者涉及到这种水果的标识。根据非营利性监督机构“科技透明度项目”的数据,从2019年到2021年三年间,苹果共提交了215份商标异议申请,以捍卫其公司标识、名称或产品名称。该组织表示,这个数字超过了微软、亚马逊、Facebook和谷歌在同期提起商标异议申请数量(136起)的总和。

与微软或谷歌等公司的名字相比,苹果是个更常见的词,这也可能是苹果提起更多商标异议申请的原因之一。许多模仿者试图在科技和娱乐行业模仿苹果的名称或标识来赚钱。但苹果经常把目标对准那些与科技无关或规模较小的实体,甚至将注意力投向了涉及其他水果的标识,如橙子、梨以及菠萝(Pineapple)等。

苹果针对的目标包括印度美食博客、美国能源部、威斯康星州的公立学区,以及开发热门卡牌游戏《Apples to Apples》的美泰公司。苹果还反对名为Citrus的皮卡初创公司使用橙子标志。去年,苹果与名为Prepear的餐饮应用达成和解,该应用开发者同意更改其梨子标识的叶子,使其看起来不那么像苹果的标识。

美国大学华盛顿法学院教授克里斯汀·法利(Christine Farley)说,苹果这些反对商标注册申请的行为相当于施行“霸凌战术”,对于苹果来说,它们根本没有必要。Citrus、美国能源部、Prepear母公司Super Healthy Kids以及专利商标局均拒绝置评。美泰没有回复置评请求。

苹果发言人乔希·罗森斯托克(Josh Rosenstock)表示,法律上规定,如果对新的商标申请存在担忧,公司必须通过向专利商标局提出异议申请来保护自己品牌。他补充说:“当我们看到某些商标应用过于广泛或可能让我们的客户感到困惑时,我们总是迅速行动起来,试图快速而友好地解决这些问题,法律行动永远是我们最后的手段。”

苹果已经对许多已经获得专利商标局商标或标识批准的实体提起商标异议申请。在这些反对意见中,该公司辩称,“苹果商标非常有名,一眼就能认出”,而其他类似商标会削弱苹果的品牌价值,或者让“普通消费者相信申请者与苹果有关,从而得到苹果的背书”。

其中有些实体表示,尽管他们确信自己的商标没有侵犯苹果的利益,但他们不能证明这无关紧要,因为他们没有在商标审判和上诉委员会面前与苹果对抗的资源。在2019年至2021年间,有37家实体撤回了商标申请,约占苹果或其子公司Beats Electronics所针对实体的17%。另有127个(59%)实体没有回应苹果的诉讼。

独立创作型歌手斯蒂芬妮·卡利西(Stephanie Carlisi)说,当苹果在2020年对其Franki PineApple的商标申请提出异议时,她感到震惊。在文件中,苹果承认苹果和菠萝不同,但表示它们“都是水果的名字,因此传达了相似的商业印象”。文件显示,苹果还考虑反对卡利西的标识,即一枚正在爆炸的菠萝手榴弹。

从历史上看,成立于1974年的苹果最初并不是那么好打官司。根据技术透明项目的数据,在2000年之前,苹果每年只提交几起商标异议申请,1989年最多时也仅为9起。这些反对中至少有一个是针对一家电子产品零售商的,后者以“菠萝”的名义销售电脑零部件。

在那些年,苹果电脑更多时候是商标侵权案件中的被告。1978年,披头士乐队创立的控股公司Apple Corps起诉苹果侵犯其商标权,随后双方在接下来的几十年里展开了一系列法律大战。2007年,两家公司最终同意将与“苹果”相关的所有商标交给这家硅谷公司。此后,苹果从其名称中去掉了“电脑”一词,而且每年都会提起数十起商标侵权诉讼。

纽约大学法学院教授巴顿·毕比(Barton Beebe)说,随着苹果的发展壮大,其法律团队很可能希望防止该品牌的价值被稀释。他说,在知识产权理论中,法律上的论点不是说有人会被两个不同的商标搞混,而是说授予一个新商标会降低一个家喻户晓的商标或名称的价值。

里士满大学法学教授阿什利·多布斯(Ashley Dobbs)表示,自那以后,苹果创建了一个商标异议申请的模板,经常使用千篇一律的措辞。多布斯解释称:“用同样的论据来对付多个实体更具成本效益,苹果在这方面已经超过了迪士尼和华纳兄弟等其他在知识产权问题上喜欢打官司的公司。”

有时,苹果会要求商标审判和上诉委员会延长对新商标的批准,然后联系提出申请的实体,以促使他们改变主意。亚特兰大艺术家莱西·布朗(Lacye Brown)曾为一位名叫“苹果博士”的虚构巫医创作了一幅卡通画。她说,当苹果公司提交文件要求更多时间反对她的商标申请时,这带来了“毁灭性的影响”。在与苹果的律师讨论后,她缩小了商标申请范围,尽管这些律师从未正式提出反对意见。

但去年,当布朗试图为她的播客“Talk About Apples”注册商标时,苹果也提出了异议,该播客是根据她描绘的苹果博士角色制作的。在反对意见中,苹果辩称,人们可能会将布朗的播客与苹果的播客服务混淆。布朗说:“这是个非裔美国巫医在谈论虚构的幻想、怪物和食尸鬼,从来没有人把我和苹果联系在一起。”尽管如此,她还是撤回了播客的商标申请。

2019年,苏利亚·雷迪(Dr. Surya Reddy)申请了“苹果紧急护理公司”的商标和名称,该公司在加州的河滨县经营诊所。苹果对此表示反对,指出其标识和苹果标识一样,包括一个缺了一块的苹果和一片“倾斜的、分离的叶子”。雷迪说,他认为苹果的反对很荒谬,因为后者并不是医疗保健服务提供商。但他没有足够的钱来反对,于是被迫放弃了申请。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